24小时 服务热线

18637302099

政协文史 亲历者揭秘上世纪七十年代无锡制造中国第一代涡轴航空

时间:2022-09-16 07:24:31 作者:爱游戏app官方下载安卓版 来源:ayx爱游戏体育网页登录入口

 

  无锡市政协编纂的《无锡工业企业发展亲历记》(1949-2019)是无锡市政协历史上出版发行的规模最大的一部“三亲”史料,它既是研究无锡工业企业发展的一项重要成果,也是抢救无锡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之举。近期,无锡政协微信公众号将陆续刊登《无锡工业企业发展亲历记》的精彩章节以飨读者。今天,刊出顾顺元的《亲历地方办航空》。

  1958年,我国仿制苏联“米-4”直升机,研制成功了装备活塞发动机的“直-5”直升机。1977年,我国自力更生研制出了第一代装备涡轴发动机的“直-6”直升机,虽然它在国家定型后没有大规模的量产,但它为我国直升机涡轴发动机生产作出了许多有益的探索。现在有许多人都不知道,当时为“直-6”直升机配套的“涡轴五”发动机是在江苏无锡生产的。最近出版发行的《无锡工业企业发展亲历记》(1949-2019)登载了原无锡市革委会军工组副组长,“五号工程”(“直-6”直升机工程)总工程师顾顺元《亲历地方办航空》一文,披露了无锡制造“锅轴五”航空发动机的艰辛历程。下面为顾顺元文稿摘录内容。

  上世纪70年代,无锡这个工业基础雄厚、工业经济发达的城市,曾经有一段地方办航空的历程,被称之为“五号工程”的神秘项目,就是为“直六”直升机配套的“涡轴五发动机”项目,它的立项、设计、试制、试飞,到最终的停产,经历了一个曲折的历程,但它却为我国直升飞机发动机的制造作出了许多有益的探索。那一时期,我在无锡市革委会担任军工组副组长,兼任“五号工程”总工程师,有幸见证了这一段不平凡的历史。

  我国军队在使用直-5飞机(仿苏米-4)的过程中,发现飞机存在发动机功率低,高温、高原性能差、载荷小等缺点,限制了飞机的使用功能。为满足军队的使用需求,1966年8月,哈尔滨122厂提出在直-5直升机的基础上,采用涡轮轴发动机,将其改型为“直六”直升机,替代直-5直升机。历经设计方案的多次论证,以及两年多时间模机样件的试制、试验、试飞等科目测试,得到三机部、空军科研院所以及有关工厂的基本肯定。1968年,以空降为主的多用途中型“直六”直升机的研制项目,获得国务院批准,同意列为国家任务,列装部队。1970年,在“两个大搞”(“大搞直升机、大搞运输机”)、准备打仗的形势下,地方兴起大办航空的热潮。三机部组织专业人员赴江苏省常州市、无锡市等地勘察地方企业的厂房设备、技术力量等现状、潜力。考察后他们提出:无锡柴油机厂增压器车间(位于无锡动力机厂内)生产的增压器涡轮叶片产品与航空发动机涡轮叶片相似,适宜承担发动机研制工作;常州变压器厂有两跨高大车间(厂房)闲置,适宜用作直升飞机总装。1970年5月,同意以江苏省为主,承担继续研制“直六”直升机和定型任务(代号“五号工程”)。6月3日,江苏省革委会发文决定常州变压器厂作为“直六”直升机总装厂,无锡市承担“直六”直升机用发动机的研制工作。

  “直六”飞机在世界上属于第二代直升机,其发动机的特征就是在涡轮螺旋桨的基础上发展为涡轮轴航空发动机,动力涡轮所做的功通过传动轴带动直升机的旋翼和尾桨工作,以提高直升机的性能。“涡轴五发动机”的最大起飞重量为7600千克,最大平飞速度为192千米/小时,动升限为6000米,航程为400千米。与“直五”直升机的活塞式发动机相比,结构更趋合理,性能更趋完备,功率质量比高,寿命长。

  1970年4月,和江苏省革委会围绕“直六”直升机的研制进行全省动员,并提出“一厂一角,百厂协作;一厂一件,百厂成线”的协作方针,决心“创出一条没有飞机厂而能生产飞机的路子”。参与研制的各厂分别成立“五号工程”车间或小组。同时,省、市革委会成立军工小组,负责省、市间协调指挥,由军区派代表任组长。发动机的研制由无锡柴油机厂为主负责,由我负责技术。于是,我组织抽调有关专业技术人员(设计、镁铝合金熔炼铸造、工艺、钣金、焊接、热压铸等),与厂“三结合”成员陈云中一起带队前往哈尔滨120厂实习。我们带上人事资料,经哈尔滨122厂政审通过后发放通行证,并限定在有关车间(部门)凭证通行。白天在车间(部门)现场实习,但生产技术资料不能带出现场,只能记在脑中,晚上再集中讨论消化。大家深感责任重大,有的同志为此失眠,夜不成寐。实习结束后即返厂展开工作,把近万个零部件,在军工组统一指挥协调下,分散到全市6个产业系统39家工厂生产。机械系统16个企业分担核心零部件,柴油机厂主要承担发动机总装和台架试车,压气器部件部装,二级烧气涡轮、一级自由涡轮部装和全部叶片的精铸、滚锻及精加工,各种镁铝合金铸件、高新技术热处理(碳氮共渗)等;通用机械厂承担附件传动匣;锅炉厂、压缩机厂承担燃烧室主体及排气叉形管;油咀油泵厂承担燃油喷嘴;机床厂承担体内减速器;减震器厂负责各类(种)减震件;动力机厂承担压气机和涡轮整流环(器)等;纺织系统则负责压气机整流叶片型面抛光,有条件的单位参与制造一些简单工装,“纺织女工造飞机啦!”一时传为佳话。

  当时,省、市领导下令,奋战100天,拿下发动机台架试车任务。全体人员齐心协力,夜以继日,奋力拼搏,最感人的是叶片滚锻首创者陈巨昌,当时他的小儿溺水,却顾不上回家处理,仍坚守岗位,可以想见作为父亲,当时他是以怎样的心情坚持工作,其精神可嘉,感动了多少人! 还有时任柴油机厂革委会主任杨陆维深夜在车间陪同工人一起作战,还捧住压气转子,激动地说这是“政治生命”,鼓舞了参战人员的士气。工作的开展离不开各方的配合支持。在发动机台架试车时,几千个零部件唯独缺了一个部件,但这一部件自制周期长且难度大,最后空军司令部得知消息后,决定用专机从哈尔滨122厂专程派人送到了无锡硕放军用机场,为台架试车赢得了时间,确保了工作进度。在奋战过程中,上级领导对项目不断给予关怀和支持。空军副司令员曹里怀、常乾坤(空气动力学专家)和国防工办副主任以及三机部部长吕东、副部长段子俊等领导分别亲临现场关怀指导,司令员多次作出重要指示, 严厉凛然,不怒自威。最终,在三机部和有关科研院所(南京航空学院、株洲608所)、有关工厂的通力合作以及参与研制的同志们的奋力拼搏下,比原计划提前3天,于1970年9月27日顺利完成了第一台“直六”涡轴五发动机总装和台架响车。

  无锡市革命委员会表彰五号工程的通令,《红无锡报》1970年9月30日全文刊登

  随后,为更好地适应地域性发展规划,无锡市革委会作出调整:将无锡市柴油机厂承担的二级燃气涡轮、一级自由涡轮、压气机部件和总装试车任务转由无锡动力机厂承担,并对动力机厂内生产增压器的厂房、设备、人员作了相应的充实和调整,同时对动力机厂的厂级领导班子作了充实和调整,动力机厂原计划研制的6300ZC型柴油机则划给柴油机厂继续研制和生产。

  “直六”直升机的研制在哈尔滨122厂试产共4架,第四架为散装件提供江西昌河飞机厂总装试飞。01架号于1966年2月进行静力试验;02架号于同年11月交付地面开车,空中悬停,空中单发熄火后自转下滑着陆试飞试验;03架号于1970年8月到南京大校机场进行高温试飞,试飞质量为8100千克,可作无地效悬停25米以上起飞。后又到兰州、榆中、西宁等机场进行高原试飞。1972年8月7日,02、03架号直升机从哈尔滨122厂机场,前往南京高温试飞,飞行约20分钟后经过长春时试飞失败。经过分析,事故原因是发动机体内减速器转套抱轴卡死造成的。1973年4月,三机部召集会议(简称“734会议”),由空军、科研院所、工厂等单位对“直六”飞机所发生的各类事故进行分析论证,与会代表中有人提出,“直六”改进型还不成熟,事故不断,应予“枪毙”。无锡代表勇于担当,表示事故原因已明确,是机体内减速器转套抱轴造成的,由无锡负责解决(因无锡在台架试车时也曾多次发生过)。会后,我们与齿轮专家陆际午一起研究,在齿轮端部增置了“制转”措施,获得成功,此后再未发生同类故障。后又经西宁机场海拔3000米以上高原起飞试验,各项指标均符合设计要求。到1976年,江苏共试产11架“直六”飞机和18台涡轴五发动机,还为新山子油田提供6台涡轴五发动机用于地区注水。“直六”飞机累计试飞362小时,台架试车5000小时。

  1977年2月,国务院、批准“直六”直升机设计定型。1978年3月,我作为代表出席全国科学大会,荣获科技成果奖。

  1976年,为了“五号工程”的未来发展,三机部投资建立发动机总装厂,无锡市革委会同意在无锡市梁溪路张巷地域征地378亩,建造龙山机械厂(代号“769厂”),将动力机厂承担的发动机零部件制造任务和总装试车任务转至该厂。“三通一平”筹建厂房的任务由邱炳昌负责,他能吃苦,吃住在现场,工作在现场,确保了建设进度。工厂建成后,马元成任书记。1978年,江苏省军工组同意无锡成立发动机研究所(代号“614研究所”),位于769厂一侧,洪亚新任所长。为了进一步推动发动机的研究与生产,企业大量引进人才,其中以哈尔滨122厂为主,加上410厂等单位,其家属也随同迁入,三机部为此还拨专款建造了2幢家属宿舍。之后,继续贯彻“充实提高”,巩固发展“一厂一角”的优势,创建了一条军民结合、适应战时需要的直升飞机生产线,调整了一些不适应专业质量与管理要求的“零”“散”生产点,同时,建立计量ISO检测中心、工艺中心、管理中心等,以提高发动机制造的专业水平。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直六”直升机的研制工作不断推进,通过多次改进,于1977年完成设计定型,迈出了中国直升机从活塞式走向涡轮化的关键一步,也为地方工业技术进步和经济建设发展起了重要作用。但由于“直六”飞机设计布局的限制,所选装的发动机功率不够,还是单发,既缺乏强劲动力,又缺乏飞行安全,同时还受到引进先进机型专利的制约。综合各种因素,1979年4月,国家计划会议决定“直六”直升机停产,这一经历了近10年的直升机项目就此无疾而终,生产的样机现存于空军博物馆。这一段历史虽然曲折坎坷,但至今仍被人们广为称道,它为我国飞机发动机的制造作出了许多有益的探索,也为我国的飞机制造事业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相关案例 更多+
相关新闻 更多+